小破lofter

One golden glance of what should be.

无聊的英米短段二则(很短,很无聊,要素不太健全)

1.

他是一头贪婪的怪物,阿尔弗雷德这么想到。那个剥下威风凛凛表壳的绅士,此刻正在他的身上出巡游走,细嚼慢咽。阿尔弗雷德寻思着这个人并不曾踏足过他的每一个角落——不,除了那曾是他囊中之物的十三颗珍珠,亚柯再之后仿佛就对他失去了兴致,或者说,无可抑制的怒火疏离了他们。毕竟让那十三个美丽的战利品串通一气擅自从宝库里溜走是一个海盗船长无法容忍的羞辱。

失去了兴致?此时此刻那个人的眼神告诉他并非如此。他拉起阿尔弗雷德的手背并在其上虔诚地落下一吻,阿尔弗雷德用学过为数不多的唇语知识模糊的辨认出了诸如“爱”,“男孩”,“新大陆”之类的字眼。也许是活得足够久以至于记忆开始失常。那些零碎的片段似乎遭到了背叛和篡改;不,那些埋葬在他心底的东西不应当会如此。那个狂傲的残影,冷血无情的面孔在消解着。他是英格兰吗,抑或是只是亚瑟柯克兰?无论舍弃哪一边理论都无法成立,再说了,为什么要突然在床笫之上思考这些无谓的问题?

接着阿尔弗雷德就看着对方莫名其妙地变得泪眼婆娑,并在同时发了疯地将那些难以抑制却羞于启齿的热忱与爱在他身上填装上膛,接着全数发射。

啊啊,该死的,耶稣基督啊,他确实是一个恶魔。

2.

“哈。”

一袭黑衣的绅士望着眼前的大男孩发出了一声短促而轻佻的笑声。毕竟对方是在自己的眼下长大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中,蹩脚的掩饰下的真意并不能躲过这双隐隐闪烁着狡黠光芒的绿眼睛。

“所以你学会了讨价还价?说吧,拥抱,或者是亲吻?”

打趣着眼前的人因为被识破而露出的挫败表情,但随后那种挫败被涌上来的不甘示弱所取代。

“你再这样威胁我,英格兰,我就把你上次干的那些丢脸事全部告诉弗朗西斯。”他耀武扬威似的晃着自己手机,里面的某个加密文件夹里还放着亚瑟没来得及销毁的糗事证据。

“好吧,我贪心的男孩。你是在说‘我都想要’。”苦笑,随即有些吃力的抬起有些被风衣限制行动的手臂,他结实有力地拥抱住比自己稍高一点的人。

“是的,daddy。”他从容自若接受了那个笨拙的拥抱,同时十分自然的将手里的手机变成打横拿着,让镜头见证他们双唇触碰在一起的时刻,并按下了快门。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小破lof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