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破lofter

One golden glance of what should be.

(一小则摸鱼(。

他是一个孤寂的灵魂,在幽静的暗夜里捋开水波,逐流飘荡。手持六分仪,观测星图,确认方向。他也曾是船长,在用这古老的做法缅怀曾经的新大陆登陆。北极星,启明星,天狼星,参宿四,几个世纪以来的老朋友向他问好,而他也回以老船长的敬意。原本需要穿越艰险,透过薄雾才能窥见一隅的彼岸,此刻如同恬静的婴孩,在尼克斯的怀抱内缀着点点荧光沉沉入眠。

长者的心血来潮。第二个孤寂的灵魂用薄毯从背后裹住了暗绿眸子的人。年轻人的鼻翼在他的肩窝上微微磨蹭,温和的气息在撩动他的每一节末梢神经。海上确实有些凉,白色的雾气在吐息间转瞬即逝。阿尔比恩转过身,凝视着暗夜里的超新星,穿越几个世纪的旧梦。而他的男孩依旧轻声呼唤他为船长,抬起手试探地去触摸对方的脸颊,左胸膛。他和几个世纪前一样,是黑夜里的太阳,是至高无上的路标,是威严的导师,是亲密却陌生的兄长。少年仿佛是在虔诚地触碰着神圣的雕塑,从冰的泛红的皮肤,到鼓动着生命的胸腔。这一切在这夜幕之下被默许,在无声地进行。

我以为你早已把人造星忘却,年轻者顺着对方垂下的手中的六分仪望见幽幽亮着屏幕上的导航界面讪笑。而难道你不是这片舞台上的主角(hero),最亮的人造星吗?年长者温和地笑着反驳,随后凑近与对方交换体温和亲吻。

睡吧,年长者说。接着他们躺在这片星空底下,原初之海上,相拥入睡。

评论
热度 ( 15 )

© 小破lof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