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破lofter

One golden glance of what should be.

味音痴段子两篇

1
柯克兰从来都不是好兄长,这或许就是一条魔咒,亚瑟并没有被例外。他总是凝视着那个孩子的背影,却从不直接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他望着那个孩子长得比自己更高,跑得比自己更快。他与那个孩子渐行渐远。
亚瑟从来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所有想法出口多数变成挖苦之词,或者些许俏皮的双关,但本质都在讽刺对方。但不论那是怎样的感情,悲伤,愤恨,沉重的爱,全都在和对方的拥抱中分解搅合,在亲吻时发酵膨胀。

2
#宇宙paro
“亚蒂,宇宙的尽头有什么?”
阿尔弗抱着泰迪熊蜷着身缩在被窝里,因为困倦双眼开始有些迷离。
“有你最喜欢的东西。”亚瑟漫不经心地答道并合上童话书,毕竟他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即使在他尚年幼之时突然冒出过这个想法,也被生活那些琐碎的事划破了思绪。这个回答更像一个敷衍,在未知的地方有你想要的最好的东西,例如彩虹的尽头有黄金,新大陆上全是好的机遇。
“最喜欢……那一定是全宇宙最好吃的食物。”阿尔弗嘟囔着,然后很快陷进梦乡。或许他自己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特殊含义,宇宙的尽头有什么,这已经是一个哲学问题的范畴了。不管怎么说亚蒂告诉他那里有他最喜欢的东西,这个答案是好的。

而琼斯现在想起自己提过的这个问题,却忍不住地悲哀起来。如果可以,他就想漂流到宇宙的尽头,在那里或许真的会有那个粗眉毛的男人,在那里等着他,给他一个拥抱。
他的四肢已经乏力到了一种程度,自从绳缆断开后他就一直在这片虚无中飘荡。或许自己很快就会被吸到黑洞里死掉,或许晚点,更有可能氧气耗尽而死,但后者明显会让他变成太空垃圾,这让琼斯感到了一阵憋屈。随后他在脑中检阅自己过去的人生,在生命的末端想起了这个无解的问题,以及那幼稚到发笑的答案。
他开始后悔自己没能安抚柯克兰,在他莽撞地提出要出这个任务的时候对方气到甚至不肯在宇航船升天前见他最后一面。最后一面,当时琼斯一闪而过的想法现在一语成谶。琼斯合上眼用最后的力气在脑内描摹着对方的面孔,那双有些毛茸茸的粗眉毛,祖母绿的双眸,以及刻薄的嘴唇。
他再次睁开眼,面前是一颗恒星,它大概离他有几千万公里那么远,然而它的光辉刺的琼斯即使是隔着带有光滤镜效果的防护罩去看也没法睁大双眼。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加速,大概是被恒星的引力捕获,他现在的宇航服氧气余量不足以支撑他的大脑进行精密的数学计算,以得出自己会成为一颗卫星还是陨石。这些都没有了所谓,因为他最可能窒息死亡,然后被重力无情地撕裂。
在朦胧间他似乎是看到了对方的容貌,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可他没有力气再去靠近。他的指尖产生了幻觉,他仿佛能摸到对方毛发旺盛的眉毛,然后在幻听里被他斥责一顿,再接着就是亲吻,抚慰,以及做爱。那模糊的幻影成为他最后的慰藉,琼斯对着他做出了“我爱你”的口型。他深知柯克兰从不骗人,这里大概就是宇宙的尽头,而他就在这里。

评论
热度 ( 13 )

© 小破lofter | Powered by LOFTER